文章
  • 文章
  • 产品
  • 论坛
  • 商铺
  • 视频
搜索
首页 >> 院士展区 >>石瑞芳 >> 艺术长安 | 石瑞芳朴实就是一种境界
详细内容

艺术长安 | 石瑞芳朴实就是一种境界

      石瑞芳这个名字上世纪九十年代在陕西就出了名,那时候她与父亲石宪章的“父女展”从陕西办到了天津、北京,轰动海内。书坛知道石宪章,就知道他有一个能写字的女儿石瑞芳。这几年因为书法业务的来往,我倒和石瑞芳逐渐地熟悉起来,因她比我大,就以大姐尊之,同时也对她的书法有了更深的认识。

201881415025_676.jpg

      石瑞芳与众多书法家不同的是,她有一个伟大的父亲,在父亲的庇荫下成为了一个书法家。这是她得天独厚的地方,也是她的宿命。父辈们给后代开垦着一片天空,同时也给后代带来了阻力和影子。她与父亲的感情很深,有她的古诗《父殇》为证,多年前也见过她写的字,受其父亲的影响很大,这都是很自然的事情。水到渠成,水亦见其清,水亦见其浊。

201881415045_923.jpg

      有一个伟大的父亲,是一种骄傲,同时也是一种压力。石宪章走了十几年,十几年中,石瑞芳在承受亲人去世的巨大悲痛中,反思自己,脱颖自新,完成了自己艺术上的转捩,成为了一个非常成熟的书法家。这个转捩的过程,对她来说,不啻是精神炼狱的再造,但她成功了。在她的书法里,几乎已经找不到一点父亲的影子了,与她十几年前的书法相比,她现在的书法是对自己过去的叛逆,叛逆意味着思想观念的变化,意味着审美理想的变化,也意味着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时代感。

201881415057_465.jpg

      十几年中,她从传统中寻找养分,在经典中寻求变化,先后在篆籀、汉隶、章草、魏碑、唐楷上吸收着不同的滋养,有形不累物,飘然与我同。在这个过程中,她完成了脱壳再造的过程,除了心灵的体悟,就是大量的临摹实践。与十年前发生了质的变化,她把传统细节化了,平实化了,似乎你能看见,似乎又看不见。她对于传统的吸收,是平静的,似乎没有感觉到的跨越,她跨越了,学习传统对当代人来说就是在赶路,看不见前面的路程,还在赶。她的篆隶行楷,都有了带有她自己生命气息的那种灵动,那种仪态。同时,传统的巨大魅力是改变着一个人的精神向度,石瑞芳就在巨大的变化中渐归自我,在在处处,受持读诵,她还是她,但她已经不是那个曾经的她。最近有一个词在书坛喊得很亮:正大气象。什么是正大气象,各说各的理。落到实处,我给别人说,陕西的石瑞芳的字就是正大气象。有人问,为什么你说她的字是正大气象呢?我说两个字:朴实。

201881415118_727.jpg

      朴实就是一种境界,朴实就是一种能力。正大气象不是花拳绣腿,更不是矫揉造作,正大气象就是平心静气地写字,该朝那撇朝那撇,该朝那捺朝那捺,最平常的就是最正常的。一个展览,今天东来明天西,浑浑涨耳无东西。石瑞芳好就好在没有跟着展览体的指挥棒走,而是写自己的,干自己的。十三朝古都西安,多少人想当书法家,相当这个城市的书协主席,石瑞芳就坐在那,平心静气,凭的是啥,就是她的这种朴实,这种容纳,这种胸襟,这种气度。她的书法,在偌大的西安市内,不能说是写得最好的,但绝对有一股接着西安地气的那股气,蓬蓬勃勃,萦流带空。

      这几年,我在不同的场合看见过她写字,不慌不忙,不急不躁,从容应之,一挥而就。她的书写,不像有的人那样的潇洒,多少还有些持重,但她的把控与经验,是独到的,形神如空,积健为雄。看她写字,就知道静养是字的脉,再有一肚皮磥砢不平之气,也要这样慢慢地书写,静静地挥运。石瑞芳的书法愈来愈感觉没有了外在的华观伟丽,但能感到那运笔所持的那种朴素和朴拙,文字蹊径之外,文情书情尽驻书中。一个古老城市的书家所期望的,一个有着深厚文化传统的地方如何积薪传火,她都要来担当。与石瑞芳熟了,才知道她平素也写了不少的古体诗、律诗等。书法家有三功,书法本身的功底,诗歌情感的功底与社会认知的功底。其父去世之时,她三日未食,以泪洗面,写了百余行的七言古风,细腻地表达了她对父亲的深沉情愫。

      她写《读东坡墨竹》:“竹叶纷披见疏狂,名风官雨两嗟伤。最怪胸中藏怒气,难与文同论短长。”写出了她看待东坡墨竹的视角,于疏狂中看到了怒气与受伤的心灵。她写了多首《学书断想》,其中一首:“总角喜闻墨花香,斜攀父辈描二王。而今识却个中趣,书外精神涵咏长。”她从学书之中,体验书法的“书外精神”,从书法的一隅走进社会,走进广阔的民间。书法是艺术,但它归根到底是传统文化的附庸,每一个书者一定要是一个学者,或者诗人,书法才能显出它的品质和高贵。石瑞芳是一个自觉者,她自觉地以诗涤练自己的书法,以书法去凝结更广大的诗的空间。她的书法是一个诗书合一的世界,是一个为自己构筑的心灵纯净的世界,是一个排除干扰,复归自我的世界。席勒说过“素朴诗人的气质是客观、情感、知性,有限、存在”,诗使她获得了一种超验,沉浸在想象之中去陈述印象、幻想和心境,对世界获得一种更为深刻的理解。

      十几年间,步入五十而知天命的石瑞芳显出了一位女书家的成熟。她的成熟还是那两个字:朴实。朴实不见其巧,只见其拙,但朴实是一种坦荡,朴实是一种真诚。

201881415126_363.jpg

      这个世界需要很多巧的东西,书法所表现的,既有巧也有拙。但这个世上的人是普通的,普通而能承担,普通而能创造奇迹。石瑞芳平凡,因为平凡,她更能理解每一个书法家需要的是什么。她柔中有刚,是因为责任,一种使命。我想,石瑞芳的书法风格还在变,变得更为本色,变得更加纯粹。全国的书坛中,她与其他的女书家比,多的就是那种朴实。她的书风再变,她的人永远是朴实的。这是她的魅力,这也是她的活法。

浏览手机网站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网站导航

友情链接

热线电话:

13621190363

13891970569


预约电话:

18601062918



书院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5号1112室
技术支持: 善建站 | 管理登录